1702

▏一周语文 ‖ 2017(02周)▍2017-1-2~2016-1-8 ▋

为本周单字“撸”。新年伊始,“撸起袖子加油干”成为流行热句,与官家宏大叙事相左,“袖子”被忽略不计,反是动词“撸”成为热句中的热字:“‘’这个词不错呢,‘挽’和‘捋’都没这种感觉”……条分缕析挑剔近义词“挽”“捋”的精微之别,饭友托尼大帝必是文字达人。

“2016,被猴耍了一年;2017,好好抓住鸡会,撸起袖子加油干,杀鸡儆猴。不然,2018年可能过得像狗一样,2019年过得连猪都不如。希望鸡年能随鸡硬变、有求必硬”……遵循愈热愈污愈污愈热的传播惯性,民间的延展性调侃直奔下三路,紧随热点,现挂现奇葩。

我想撸起袖子干,可恨粮价太低贱,辛辛苦苦几十年,年年不离温饱线;我想撸起袖子干,无奈打工养家难,抛妻别子走他乡,省吃俭用不见钱;我想撸起袖子干,小本买卖为吃穿,自食其力也犯法,城管撵我满街窜”……遵循自我投射应对惯性,民谣民谚字字辛苦,字字非虚构。

汉字“撸”的基础义项与汉字“捋”(luō)一致,指“挽起”“捋起”的动作,但在的网络语境,其炙手可热远早于新年献词等。伴随网络游戏《英雄联 盟》(简称LOL)用户人群的海量传播,“撸啊撸”这一汉译俗称在成为流行口语的的过程中,已然消弭动词“撸”原有的狭义广义区隔,让“撸”变成混杂游戏 术语、炕头隐私和戏谑玩笑等多维义项的一个万能动词——

比如,脱离具体语境,网络熟词“撸一把”就很难确认它说的到底是“一盘棋”还是“一盘生意”……暧昧之至。

—————————————————————————————————————————

● ▍那叫一个得心应手啊

来自作者一萌本周消息,标题是“‘限韩’”后,国产频道抄起韩国综艺节目来,那叫一个得心应手啊”……自媒体时代,标题“句子化”“长句化”“口语化”日渐流行,放从前,“那叫一个”这种口语衬字万难入题。

● ▍史诗级

来自作者一夏末本周消息,“荣耀(美国)官方推特宣布,他们将会在CES 2017期间(1月3日)发布一款‘史诗级’荣耀新机……从宣传海报中图像和‘Double or Nothing’的宣传口号来看,这款荣耀新机应该回合荣耀8一样配备了双摄像头”……“史诗级”一词近两三年数度遭逢,可跟“史诗般的拥堵”“史诗般的雾霾”比,一个双摄头的“史诗”太袖珍了吧?

● ▍愿每声叹息以后迎来的都是歌唱

语出饭友王金牙儿饭文,是个贺岁应景篇:“不扎堆,提前祝。又一年过去了,腰围丰腴,时间显瘦,匆匆成常态,蓝天变奢侈,有人行路,有人驻足,一些人留在过去,更多人相扶向前。新一年,愿你我外披硬甲,身有软肋,相信美好,珍惜点滴,能站着挣钱,对爱人也愿跪着搓板儿,你我不再渴望苍老,但留大浪满怀,愿每声叹息以后,迎来的,都是歌唱”……这算鸡汤?但它真是好喝。

● ▍二次元女友

来自品玩网本周消息,“为了抚慰宅男们孤独的心,日本一家名叫Vinclu的公司最近研发出了一款治愈系‘二次元女友’”, 在该款产品传播视频中,“二次元女友”早晨呼唤你起床,播报今天气状况,提醒你带伞,“出门前还不忘和你撒个娇……这家AI公司的愿景也十分简单——他们 希望完成你‘我就是想和我喜欢的人一起生活’的简单愿望”……创造“二次”的“三次”们如今要仰仗自己创造的产品反哺?也凄凉,也幸运。

● ▍今年我们活下来了

来自饭友安小羽的“2016年的总结”,仅此一句……在“新年致辞”井喷的这一周,这个一句话年终总结悲切杂糅真切,以少胜多,2016“活下来”,2017“活下去”,简单,却隐含千钧之力。

● ▍无fuck说

来自电媒FUN来了本周消息,17开年,一组诡谲新词蔓延,打头的叫“无fuck说”, 组合阵容还有“无可phone告”“呆若muji”“一兀胡言”“无shit可击”“一lemon逼”“bee上梁山”“通宵达damn”“咸鱼 fashion”等。这种造词法中英混杂,以读音拼贴为基础原则,生成后酵生出诡异的新义项。以打头的“无fuck说”为例,这个以湘普发音为基准的语音拼合词在表达愤怒沉默、出离绝望等情绪时,果然别开生面。

● ▍俺们荷兰人都涂指甲油

来自一个跨年热闻,新年假期间刷爆社交网站,很多人为6岁的小男孩名Tijn感动。罹患脑癌的Tijn希望用涂指甲油的方式帮助更多罹患绝症的小朋友,为此,一个源自“冰桶挑战”的活动引发广泛的涂指甲油活动,“Twitter上甚至出现了热门标签词:俺们荷兰人都涂指甲油。可以说,在2016年的年末,涂指甲油成了荷兰最流行的一件事。”

● ▍走路自行车

来自ZAKER网本周消息。“走路自行车” 由荷兰工程师Bruin Bergmeester发明,近日刷爆国外媒体和社交圈。其灵感来自于“跑步机装在自行车上”的奇怪想法:“站在自行车上,你什么都不要做,只需像走路般轻踩履带,就可以触发电机带动履带工作。看起来有点像跑步机,不过跟本不需要你跑起来,只要像漫步般走路即可。”

● ▍没有人想看到别人也不希望被别人看到

来自澎湃新闻作者孔鲤本周报道,语出艺人金士杰。在新片《你好,疯子》宣传片中,金士杰说:“按说我们活在人群里,人来人往的,热热闹闹的,可是我们就是开心不起来,一个人时孤独,一群人我们还是孤独……还有一个是冷漠,没有人想看到别人,也不希望被别人看到,不伸手不去看比较好”……孤独成因复杂,但无可置疑的是,金世杰所描述的这种“不想看见也不想被看见”的孤独更孤更独。

● ▍雾霾贫困

来自微信公号不能不知道周二文章。所谓“雾霾贫困” 是指因雾霾破坏造成的生活质量的降低和生活水品的相对贫困。作者说,“相比因病返贫的个案性,或者生态恶化、资源匮竭造成的生态资源型的地区贫困,这种贫困如累进税一般,对小康社会、对中产阶级伤害最大,而且这种伤害的持续,加重了他们相对自身、相对其它阶级的相对贫困感。”而相对于2016年如火如荼的脱贫运动而言,这个普遍的“雾霾贫困”很讽刺:旧“困”未去,新“困”又来。

● ▍请用我买的枪枪毙我

来自《新京报》本周社论,近日,家住天津市河北区、今年51岁的市民赵春华因摆射击摊位被河北区法院一审以非法持有枪支罪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与 之近似,2016年8月,四川少年网购仿真枪获刑一事也引发争议,“当事少年被以走私武器罪判处无期徒刑,当时他在法庭上喊道‘请用我买的枪枪毙我!如果我死了我就承认我有罪’”……周三上午“10时50分,四川省攀枝花市会展中心发生一起枪击案”,吃瓜群众静观事态,这一“枪”会如何判?

● ▍领婚

语出作者许骥本周新文,介绍香港历史上的“领婚” 制:“清末民初,从人贩子手中解救出来的妇孺,如果找不到老家,或无亲人来领认者,会被暂时收容在保良局内。而一般市民,则可以通过‘领婚’或‘领育’把这些妇孺带回家……如获批准,男方可备书帖、花轿,择日到局迎娶新娘。值得一提者,乃留局妇女有权选择结婚对象,即使男方有意迎娶,女方仍可拒绝,舍弃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之旧思想”……“领婚”风俗虽旧,其内瓤理念簇新无比。

● ▍怀着极恐的心情细思下去

语出逻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上周六晚,“罗振宇和他的团队举行第二次跨年演讲。他将‘时间战场’‘服务升级’‘智能革命’‘认知迭代’‘后真相’比做是2016年最大的5只黑天鹅”……上面这句子出现在演讲尾端,是罗胖对2017年的态度表述,据网络熟词“细思极恐”拆解延展后新意叠出。

● ▍雀长

本周热闻,在沪昆高铁开通庆典的电视讲话上,新晋云南省长误将“滇越铁路”念成“镇越铁路”,引发群嘲。首长不识“滇”怪谁?怪网民太较真?怪中央没配个好秘书?怪电视台审核不严?怪秘书没选用拼音输入法?无解。网友依照汉字读音边猜边蒙惯性,改称“省长”为“雀长”……真难听。

版权声明: 此文为全文转载,想查看原文请点击这里。

23 人觉得很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