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浅仓@TOPYS

比起这个世界每天都更新了什么,我总是忍不住更关心这个世界都留下了什么。

比如,建筑和园林,这些一经落成便不会轻易改变的城市景观,你不会在一天之内就领略到它所有的魅力,也不太可能仅从外表就读懂它的故事。它们总在我们匆忙来去的日子里,一点点发生变化,一点点改变你的视野,甚至不经意间已经牢牢地住进你多年后的回忆里。

如果要去巴西里约热内卢,一定不能错过的就是下图中这条大西洋沿岸的Copacabana人行道。站在马路上望去,黑白两色的石头铺成的波浪蜿蜒伸向远方,一直绵延数英里,从半空中看,就像一幅巨大的二维抽象画,充满现代感的艺术图形组合,为城市打造出一条美丽而壮观的海岸线。

这条道路就是巴西著名的景观设计师Roberto Burle Marx的代表作。

在里约热内卢,你能看到的许多大型公共工程和富丽的热带花园景观,都成自他手。但Marx的名望却不仅来自他的作品,他还是一位非常有政治立场的设计师,无论何时,他都忠于自己的祖国,即便在殖民者的淫威面前也从未动摇。

他于累西腓市(Recife,葡萄牙语,是巴西第五大城市)的第一个景观设计作品,就在一个葡萄牙军事基地里。他大胆地在那片花园里种上了甘蔗——在当时被认为是反抗葡萄牙殖民主义的象征。最终,因为这个设计,他被解雇了。但他依然不放弃在作品里融入他的政治思想。

早在里约的国立美术学校读书时,他就深深地爱上了园艺,当时他的老师也是一位出色的现代主义建筑师Lúcio Costa。

哪怕是对植物的热爱,也深受他的爱国思想影响。他意识到巴西的所有花园都是以法国设计为基础的,并且所有的植物都是进口而来,因为巴西的植物被认为太低级,不够格走进园林——他极力想要反对这一切。出于这些原因,Marx不断地收集着巴西本土的植物。在家乡,他拥有一座古老的种植园,里面有他花尽毕生心血采集的25000种植物,此外,他还发现了50个新物种,其中有40种都由他亲自命名。

带着某种执念,他几乎不到巴西国界线以外的地方工作,所以,世界上仍然有很多人不知道这样一位伟大的设计师的存在。

好在,纽约的一家犹太人博物馆做了这件好事。

他们将Marx的作品从景观设计到挂毯、壁画、装饰性墙面统统请进了博物馆,同时也把他的故事、绘画艺术,他的爱国情怀和对植物界的贡献,一起带了进来。

Marx本人坚持认为自己首先是一个画家。因为绘画是他人生中接触到的第一种艺术形式,19岁那年在柏林学习艺术的经历,让他对德国表现主义有了一定认识,回国后便心怀热情投入了绘画学业。他说,绘画本身就是在创造景观,只不过后来,景观成了他的画作,而植物就是他的画笔。这没什么差别。

“我画我的园林”也成为了他的经典名句。他的景观设计常结合绘画式平面和自由曲线的运用,挥洒自如。

“的确,绘画是二维,Marx的景观设计只是在此基础上增加了两个维度,”犹太人博物馆的副馆长同时也是这次展览的策展人Jeff Hoffmann说,“纵深和空间的维度,但也是时间的维度。一座园林是不会原封不变地待在那若干年的,Marx要思考很多问题,在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园林看起来分别是什么样子的?一年后又会变成什么样子?两年后呢?而在传统艺术上,你永远不会遇到这些问题。”

1994年6月4日,Marx在他心爱的种植园中去世,享年84岁。




Asakur 文案/编辑/写作

2016-05-19 10:45

版权声明: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

53 人觉得很赞